每天没粮吃的冷逆汪秋蔺

全废渣求全职金光霹雳的人一起玩耍

[金光][牛蟹]契阔

第一次尝试写文,严重OOC,不知道能不能在周三打脸之前写完_(:3」∠)_只能保证是HE


  (一)

——雪山银燕恨元邪皇。这他早在雪山银燕中蛊之时就知道了。


——雪山银燕当烛九阴是朋友。这他也在那七日相处的点点滴滴中感受得到。


所以最后亲自向雪山银燕坦白身份的时候,元邪皇也无丝毫的犹豫。


他们本就不该是一路人,这些时日的相处不过是意外。而在最后的这段时间,有一个人能让自己安心好眠,让自己体会到什么是友情,陪伴自己渡过这不长不短的七天,已经足够了。


可纵使是元蟹黄智计谋深,也未想到雪山银燕会在他被史艳文与天地不容客围攻中即将落败之时,带他突围逃跑。


他被雪山银燕背在身后,看不清雪山银燕的表情,只记得之前雪山银燕望着自己的那一眼里,有挣扎,有困惑,有憎恨,还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情绪。元邪皇看在了眼里,不由的叹息。他想说,雪山银燕你不必做到这种程度,却没抵住伤势的沉重,头一歪昏迷在了人的肩膀上。


(二)

他很少会去回忆过往,尤其是在众叛亲离之后,他终日忙于摧毁六绝禁地,更是无暇去伤怀过往了。然而此时,他靠坐在空荡的山洞内的一块石头上,注视着眼前明灭的篝火,脑海中却不由回忆起与雪山银燕的初见,和在一起的那几日的点点滴滴。而回忆中的另一个主人公此时正抱着枪,一言不发,不看也不肯靠近洞中的魔,与记忆中那个虚寒问暖,拉着他说不要放弃的人成了鲜明的对比。


“雪山银燕。”他开口唤了守在洞口的人一声。


仿佛是在洞口罚站的人拿枪的手握紧了一下,半晌才语气沉闷的开口:“嗯?”


“你恨我。”他肯定的说。


闻言,雪山银燕猛地转过身看向他,嘴唇微微开合了几下,似乎想说什么,最后还是沉默。


“你为什么要救吾?如果是想报恩,在吾看来,早已足够了。而如今你已知晓吾是元邪皇,救了吾,你愧对你的父亲与大哥,还有你所想守护的那些众生。”他看着雪山银燕随着他的话语而愈发颤抖的身体,不由的叹了口气,没有继续说下去。


洞内一阵久久的沉默。


“烛九阴是你的真名吗?”雪山银燕突然开口,却是问了一个出乎元邪皇意料的问题。


没想到雪山银燕会问这个,他愣了一下,然后才回答:“真名吾已经忘记了,但吾乃畸眼族中唯一还源烛龙特征之魔,名字自然也可叫烛九阴。”


“那……烛九阴,你为什么又要救我?”


“吾已说过,并非是吾救了你,况且如果吾没有带走你,那名天地不容客也应该会有办法医治你,是吾多此一举了。”


雪山银燕几步冲进洞内,半蹲在元邪皇面前,双手握住他的肩膀:“总之,你的恩情我一定要还,同时我也一定要阻止你毁灭九界!”


他盯着雪山银燕,看着那张脸上痛苦、怀疑与挣扎,混乱的气息控制不住的四散开来,自己面上却漠然始终看不出任何情绪。


——除非你趁着现在杀了我,否则你阻止不了我。


他想这样说,但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肩膀上的那双手捏的他有些疼,于是他拨开了那双手,说了句“随你”,便合上了双眼休息,不再看眼前还在纠结的那个人。


(三)

雪山银燕久违的梦见了戮世摩罗,他的二哥。


梦中他的二哥变成了元邪皇,灭了黑水城,平了还珠楼,在他面前杀了霜,杀了剑无极,还有父亲……好像有人出现救了自己,然后呢……


当他从噩梦中惊醒的时候,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都梦见了什么,只依稀记得似乎和元邪皇有关。


想到了元邪皇,雪山银燕猛地转头看向之前元邪皇休息的地方,见到那红色的人影还在原地,才松了口气。


还好他没有趁着自己睡着时候离开,雪山银燕有些庆幸的想。


雪山银燕现在脑子还有些混乱。他至今不能完全相信烛九阴就是元邪皇,即使烛九阴在他面前杀了那么多中原群侠,即使父亲和天地不容客指认说烛九阴便是元邪皇。


就像梦一样,他刚结识的立场种族不同的朋友,突然就变成了要毁灭九界的敌人。明明他听闻中的元邪皇一直是野心勃勃罪大恶极的,而烛九阴并不是那样的魔。但烛九阴却说,自己是元邪皇。可如果烛九阴是元邪皇,那他为什么要救自己,为什么答应与自己同行那么久,仅仅是因为自己为他儿子收了尸,还是因为……自己是史家人呢?


那时候他的脑子里闪过无数种想法,但又没办法一一理清找出结论,而看到烛九阴在父亲与天地不容客的围攻下渐渐支撑不住的时候,身体就先了大脑一步,顶着天地不容客严厉的眼神,和父亲不可置信和痛心的表情,冲过去举起啸灵枪挡在了他的前面。


再之后呢?


雪山银燕发现,他记不得自己和烛九阴是怎样离开的了,清醒之后,自己就已经身处于现在所在的这个山洞了,想来大概是烛九阴带着自己离开的吧?那他又为什么要带着自己离开?雪山银燕有些恼怒自己没有大哥那样的头脑,如果是大哥,一定可以处理很好吧?


雪山银燕胡思乱想着,又把目光投向了还在睡着的烛九阴。魔族的睡容无比平静,让他的心也稍稍平静了下来。烛九阴一点都不像他想象中元邪皇那般青面獠牙凶神恶煞的样子,反而很好看。这样想着,他伸手整理了下烛九阴因为睡着而沾在脸上的几丝鬓发,突然发现烛九阴额头上他一直以为是装饰了两个角似乎是真的,好奇的轻轻摸了一下,感觉手感不错,不由自主的又摸了几下。


一只手抓住了他的手腕阻止他继续摸下去,雪山银燕一愣,便对上了烛九阴冷静漠然又带着些许他看不懂的复杂情绪的眼眸。


“摸够了吗?”元邪皇的声音较平时有些低沉,还带着点儿若有似无的沙哑。


“抱歉。”雪山银燕忙倒了声抱歉,急忙的抽回了手。但被烛九阴有点莫测的眼神一看,莫名其妙的感觉背脊一阵发凉,本来有许多话却忘记问出声。


又是良久无话。


过了一会儿,还是元邪皇先开口:“雪山银燕,你该离开了。”


未完



打1——8躺尸时候摸的鱼,所以有点潦草【团长你听我解释这不是我挂机的理由×

其实差点就算3分钟了【捂脸

最近感觉小安好有爱啊ww

想试试半个小时能涂成什么样子结果用了36分钟感觉好难受【趴

今天摸鱼的一张,送给语c群的柳非妹子的,被说是沐雨橙风简直不能忍【捂脸】

不会描线不要吐槽线条

随手涂的现充数(如果准备的明天还画不完的的话)捂脸)

黄烦烦生日快乐!!!!!

卧槽字真丑】捂脸】

楚队生快。。。。

极其偷懒简直【捂脸

语c群掰手指惩罚= =(总觉得项目哪里不太对)

还是不会描线,好粗糙的感觉求人教下啊【趴

0v0

10岁的外甥给画的头像,换上了,可惜只有局部啊。。。。